今天没睡醒

🌟忍忍and夏目🌟

吃啥产啥 活在北极圈☕

❌涉英涉 英纺英 零凛零❌

基本上是个搞es专用号,也会发点私人东西,欢迎来一起唠嗑ww

【纺夏】reason

>警察和解剖师
>昨天凌晨两点灵感突现 没啥剧情就是个脑洞
>码字的时候心情超烂的有错别字请帮我捉个虫(emoji笑哭




青叶纺走进地下室,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。
角落亮着的一盏煤油灯,是整个地下室的唯一光源。适应了幽暗的光线后,他看见灯的阴影下有一个人。

那人穿着一身白衣,红发鲜艳的醒目。他戴着医用手套,虔诚而又小心地握住小刀,手腕稍一用力,起落之间,暗红的血便沿着刀锋悄无声息的滑落。处理完血迹后,他用棉球将刀具擦拭干净,然后为死者轻轻盖上白布。
整个过程,就像是祭拜神祖一般神圣。
干完这件事,他才抬起头看向入口,装作才发现有人站在那里的样子,惊讶的挑眉:
“咦,真是稀客。”

青叶纺没有理会对方,径直走进室内。空气愈加潮湿,混合着尸体那不怎么令人愉快的气味,他不禁皱起眉头。流露出厌恶感的瞬间,纺突然意识到自己干了错事,他忘记隐藏自己的情绪了。
解剖师琥珀色的眸子似笑非笑的望着他,嘴角的弧度不知是嘲讽还是不屑。

青叶纺被盯的浑身不自在,他尴尬的咳了两声,开口说道:“抱歉,我对这个气味过敏。”

解剖师不置可否的歪了歪头:“这就是警官先生的开场白?”

“... ...”青叶纺将警帽向下压了压,目光无措的移至布满蛛丝的灰色墙壁。行动之前他就被上级提醒过,这位解剖师相当怪僻,亲临本人后,他才明白为何当时上级的脸色会那么恐怖。老实说,他最不擅长应付的就是这类人。

任务是自己接的,此刻根本没有退缩的权利。青叶纺深吸一口气,然后认真的注视着对方的眼睛:“逆先先生,想必您也知道我来这里的原因,为了侦破最近的谋杀案件,警方需要您的协助。”他一直紧盯着那个白色的身影,所以看到对方在他说话时,靠在木椅上不停前后摇晃双腿。等到话音落下,双腿也安静的停止了摆动。

“我问你,你喜欢你的工作吗?”

对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青叶纺的彻底懵掉了,他张大嘴巴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“说话啊。”解剖师露出不耐烦的神色,用指节敲了敲桌面。

“这个...当然喜欢了。虽然警察真的非常辛苦,对身体素质、沟通技能这些方面要求都很严格。以前还有人说我不像警察,哈哈...”

“确实。你明明长了一张软弱的脸,比较像是不打自招被逮捕的那一方。”

听到刻薄的发言,青叶纺痛苦的捂住胸口。
“是不太像呢,”他盯着地板,目光渐渐变得深邃。“我一直很喜欢帮助别人后,他们露出的幸福笑容。所以我成为了警察,继续为他人纺织幸福。”

解剖师敛去了笑容。他重新拿起桌上的小刀,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道:“幸福吗...如果世上存在能够使人幸福的魔法... ...”小刀被苍白的手指紧紧握住,在空中毫无轨迹的划动,像是在书写抽象的咒语。他的目光落在白布上,眼神却并没有聚焦,悲哀的感情在脸上逐渐扩散,似乎在透过这层薄薄的布缅怀某位逝去的故人。

灯光的阴影之下,他的侧脸美的窒息。
青叶纺的心脏有一瞬间停止了跳动,他的大脑一片空白,只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着响起。
“逆先先生,请问你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呢?”
“为了研究起死回生的方法。”
“...诶?”
“骗你的。”对方重新挂上轻佻的笑容,把小刀随意往旁边一扔,然后走近青叶纺。
“那么,换我提问。”

逆先夏目坐在桌子上,扯过青叶纺的领带,凑近他的鼻尖2cm前,低沉的说,
“请求我帮忙的理由是?不是代表警方,而是作为你自己。”
淡黄的火光在琥珀色瞳孔中摇曳,那一瞬间,青叶纺失神了,他突然有些羡慕那抹微光能够锁在这双好看的眼里。

“因为,”青叶纺呆呆地望着垂在自己肩头的那缕红发,“我们的发色很互补。”

逆先夏目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。他笑的肩膀都在颤抖,差点从桌子上掉下去。
“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怪胎?”用纤长的手指抹去眼角的泪水之后,他轻盈的跳到地面上,然后微微欠身,向青叶纺伸出右手。

青叶纺自然的伸手准备握住,触碰到指尖的前一秒,那只手却突然向上闪躲,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最终落在主人的身侧。

“请多指教了,青叶警官。”
逆先夏目露出不掺杂任何杂质的,单纯的恶作剧笑容。





不知为何感觉夏目很适合这种设定,因为很会撩吗(x

笨坂和ura糖太可爱了呜呜呜呜给我治愈的小天使!!!!

裕忍😭😭😭我根本不敢下手写这两个超可爱的孩子😭😭😭为什么我不会画画啊😭😭😭

【纺夏】网


>小破车

>主动与迟钝 撩与反被撩

>青叶同学的脑袋是木头做的!





逆先夏目靠在青叶纺身上,感受到头顶传来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。

“夏目君,可以从我身上起来吗?”

“不要。”对方慌张的语调激起了逆先夏目的恶作剧心理,他干脆向后一仰,整个人完全躺在青叶纺的怀中。听到意料之中更为慌乱的叫声,逆先夏目满意的勾起嘴角。他将脑袋抵上青叶纺的下巴,双腿搭放在对方的两腿之间。

靠在青叶纺的颈窝,他看到蓬松的深蓝色头发正随着主人一同手足无措的晃动,察觉到自己的视线,立马紧张的往后闪躲。简直就像是,一只受惊的羊。

逆先夏目这么想着,伸手想去摸摸那看上去触感不错的发丝,垂在耳侧的青发却突然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男性的侧脸轮廓。他的手就维持着抚摸的姿势,直直的抚上了青叶纺的脸颊。

“夏目君?”青叶纺满脸通红,羞涩的眨了眨眼睛,眼里闪动着一丝期待。

“有蚊子。”逆先夏目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扇了下去。

啪。


干什么啊,突然凑过来...逆先夏目按住砰砰直跳的胸口,低下头试图掩藏两抹不自然的红晕。

那个迟钝的家伙,总是不经意间做出一些让人猝不及防的举动,这次他也不例外的慌了神。而只要他乱了步调,无论之后再怎么挣扎,都只有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份了。

想到这里逆先夏目气愤的猛一跺脚,但他忘了自己还躺在别人的怀中,这个动作直接导致大腿狠狠碾压在身后人某个部位上。后方顿时传来痛苦的哀嚎。

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!”
听出对方话语中罕有的责备意味,逆先夏目低下头默不作声。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刚才的行为完全就像个胡闹的小孩子。

“夏目君你...动不动就挑逗我,”青叶纺叹了口气,语气缓和了下来,俯在怀中人的耳边轻轻说,“就算我再迟钝,我也是个男人哦?”

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像是羽毛撩拨着心脏,逆先夏目大脑一片空白,不自觉的软了身子。他红着脸朝青叶纺的胸膛上挥出毫无威慑力的一拳:
“哼,你也有自觉啊... ...”

可恶,又被牵着鼻子走了。





并没有上什么本垒↓

https://android.shimo.im/document/ce4y8uYfIW4jACxP




“你太狡猾了... ...”逆先夏目满脸通红,不甘心的咬着嘴唇,却连举起拳头的力气也没有。

看着那个人畜无害的微笑,他想,
他恐怕是一辈子也逃离不了青鸟织的网了。



国服终于实装sw啦!!摁一摁俺家小破车的喇叭庆祝一下🎉🎉🎉招待不周请多见谅!
希望有更多人能喜欢上这两个孩子!!!

我怎么还没放假 ´ー`)

关于纺夏是唱见的设定

关于纺夏是唱见的设定

我想看这两个人谈恋爱啊(扑通)





「青叶纺」

1. 声音温柔而略带沙哑,擅长慢节奏的抒情曲。唱歌时感情非常投入,被称作“歌声能带给人幸福的青鸟”。

2. 以安定的低音著称,实际上高音的爆发力特别强。同为唱见的逆先夏目第一次听到他的高音时,整整一天没敢动手打他。

3. 喜欢活泼青春的恋爱歌曲。不过因为不好意思所以一次也没有翻唱过。

4. 低产。固定一月一作。

5. 性格亲切温和,经常和粉丝互动。每天都能收到成百上千的留言。虽然不会一一回复,但一定会认真看完。结果眼镜度数日渐加深。

6. 有关逆先夏目的留言一定会回复。

7. 在女性中人气很高,是广大迷妹心中的理想男友。

8. 喜欢逆先夏目。在对方面前总是毫不掩饰自己狂热的感情,经常落得被揍的下场。

9. 青叶纺的电脑、手机、随身听里全是逆先夏目的歌曲。

10. 他甚至还萌生过把对方的声音录下来,合成人力vocaloid的可怕念头。

11. 青叶纺的推特90%都是有关逆先夏目的内容。以青叶纺视角描绘的二人充满粉色气息的日常物语,迅速在cp粉中掀起了轩然大波。一时间,“纺夏”tag登上搜索榜第一位。

12. 青叶纺的推特关注者由三部分组成:青叶纺的粉丝 逆先夏目的粉丝 纺夏教教徒




「逆先夏目」

1. 声音清澈,如同溶着砂糖的红茶,清冽甘美。风格多变,时而乖巧时而凛冽,人称“猫系魔法使”。

2. 唱歌习惯带一点尾音,换气时会发出细微的喘息声。本人认为这是唱功不成熟而感到苦恼,却不知道在粉丝眼里这叫作色气。

3. 投稿随性。心情好一日双投,心情不好几个月不登账号。

4. 对魔法非常着迷。家里堆满了魔法研究的书籍,闲暇之余就坐在地板上画魔法阵。

5. 整天都在研究让青叶纺消失的咒语。

6. 和青叶纺是青梅竹马。对他超凶。

7. 凶是掩饰害羞的方式。

8. 选曲大多是甜美系,并不是因为他自己喜欢,而是因为青叶纺喜欢。

9. 本质上是个喜欢甜食,爱撒娇的小鬼。不想让人发现而在网路上苦心经营着高冷的形象。但总是收到“夏酱好可爱”“夏酱是天使”之类的留言,对此感到困惑。

10. 因为她们关注了青叶纺的推特。

11. 逆先夏目没有关注青叶纺,他不服对方推特粉丝数是自己的3倍。

12. 看到有人在自己的视频里刷纺夏会生气,认为无论如何也应该是夏纺。




大概有后续 会安利喜欢的曲子x
暗暗加个纺夏buff祝自己考试顺利:P

p1 碳酸桃 不存在的
p2 我与裕太
p3 因为工作压力而变的奇怪的副会长
p4 拒绝拉郎推销用
不知不觉又画了一堆奇怪的东西😖

团子和趴趴太可爱了
忍忍啾啾(´▽`)ノ♪

【纺夏】女装事变

*来啊!
*朋友们!!
*来入纺夏沼啊!!!
*一起来欺负软绵绵的纺x
*lof的排版真是吃了翔了,视角转换有点乱,凑合看吧(呸)





电视屏幕中的少女偶像露出甜美的笑容,在舞台上又蹦又跳。

青叶纺看着那轻飘飘的服饰出了神。热咖啡蒸腾的雾汽爬上镜片,一片朦胧中,若隐若现的肌肤与裙角和记忆中的光景重叠了,他有些情不自禁。

“好怀念啊,(夏目君的)女装... ...”

说出这句话后青叶纺就后悔了。

坐在他身旁的恋人脸色唰的变青,将手中的杯子重重的顿在桌子上。力道太大导致杯子侧翻,咖啡洒了一地。

糟糕糟糕糟糕...青叶纺冷汗直流,迅速蹲下来擦拭地板。背后传来了让人想逃跑的视线,不过对方却始终没有对自己进行人身攻击。夏目最近很乖巧呢,收敛了随便揍人的坏习惯,咳咳的时候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用指甲狠狠的抓自己的后背,那孩子真是成长了不少。

青叶纺欣慰的想着,捡起那只可怜的杯子,发现底部被磕出了一个极深的缺口。... ...嗯,还是不能掉以轻心。

掂量着恋人差不多冷静了,青叶纺酝酿好话语正准备道歉,对方却先他一步开口。

“既然你这么想的话,那我就满足你。”一直沉默的逆先夏目此刻开口说。

青叶纺瞪大了眼睛,手中的杯子直直的掉在地上。

“诶?”




(∩。ˊωˋ。)⊃━♡°.*˙。∑(*`^ ´ *)!!





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!”
青叶纺看着镜子中身着女仆装的自己,眼里含满泪水。

“你不是很怀念吗,现在就让你穿啰。”
逆先夏目叉着双手,嘴角勾起一丝报复性的快意。

明白对方玩了文字游戏的青叶纺深深的体会到什么叫自作自受,他抓着裙角羞耻的无法动弹,只能任凭某只恶趣味的小猫咪在他身边窜来窜去,拿着相机咔嚓咔嚓。


“嗯~很适合嘛。”逆先夏目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,虽然尺码显小,但不影响整体观赏度。前辈那柔软的卷发和湿润的瞳孔配上轻飘飘的蕾丝,怎么说——有一种非常治愈的感觉。

“呜...不要捉弄我了,而且比起我绝对还是夏目君更...咕?!”逆先夏目挥出一拳。

“夏目君好过分!!”青叶纺跪在地上满脸委屈的捂住肚子,可怜兮兮的模样。无视对方的抗议,逆先夏目冷淡的回了句“你就是这种任人欺负的性格”。

嘴上这么说,内心却想着相反的事。

他的前辈很温柔。有着不分对象的亲切温和,和对自己独有的小小娇宠。

他的前辈太过温柔。温柔到想狠狠欺负他,再一头扎进他温暖宽阔的胸膛。


那么,再任性一点,他也一定会笑着包容自己的吧?

“前辈,请你过来一下。”




(∩。ˊωˋ。)⊃━♡°.*˙。∑(*`^ ´ *)!!




青叶纺伸出手,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。
他盯着眼前漂亮的背部犹豫了一会,然后试探性地去触碰腰侧。

指尖刚触及布料,面前的人身体突然猛的一颤,同时发出了受惊小动物般的叫声。

“咿!... ...你干嘛啊?!!”

“在给夏目君按摩?”

“... ...啧,别碰那里。”被凶巴巴的瞪了一眼。

青叶纺知道自家恋人腰部很敏感,但没想到敏感到这个地步,刚才的反应可爱到犯规了吧?!

五分钟前,逆先夏目提出想让他给自己按摩。对于如此罕见的请求青叶纺有点惊讶,但迅速高兴的接受了。他将这理解为一种小小的撒娇。

调整好姿势,青叶纺再度伸出手,开始按揉那对纤弱的肩膀。逆先夏目的骨架偏小,加上皮肤白皙,总让人产生一种轻轻一捏就会碎掉的担忧。他不断摸索最合适的力度,小心翼翼而无微不至的呵护着每一寸皮肤,每一个毛孔。他不知道这弱小的双肩到底背负了多少,但至少现在,他想尽全力治愈他,爱护他。


逆先夏目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了,他软软的靠在青叶纺怀里,偶尔发出舒服的咕哝。

“前辈,你穿女仆装真的很适合。”

身后人一惊,然后捂住脸尖叫。看样子是本来都忘记了,结果又被召回了残酷的现实。“哇啊啊啊为什么又说这个夏目君?!”

比起为他人奔走效力的侍从,还是这样比较好吧?牺牲自己的羽翼为他人纺织幸福的青鸟,请你先得到幸福吧。*


“呼呼,”逆先夏目露出恶作剧的笑容,捏了捏青叶纺手感不错的脸,“一辈子为我服务吧,纺哥哥?”


而你的幸福,就由我来给你。*




在那之后,把持不住的纺想要啾啾,结果被夏酱以女仆装太出戏为由拒绝了。

end☆


纺夏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大只绵羊和小猫咪,绵羊任由猫咪在自己身上翻滚玩耍,虽然会被扯掉毛但依然很幸福w
所以说!来啊!入沼啊!俺也想认识更多小伙伴🙆🍻

【纺夏】魔法师育儿日记

假装是欢乐向的样子

饿死了我就自己割肉了😂 请多包涵(土下座)


x年x月x日

今天外出时在森林中遇见了一只濒死的吸血鬼。
他说自己太饿了,希望我能给他食物。
那就是要吸我血的意思吧?虽然我想帮助他,但要牺牲自己实在是...

看见我为难的表情,吸血鬼露出了凄美的笑容。

「你误会了,我只是想喝蕃茄汁。」

蕃茄汁?我将信将疑,不过这对于魔法师不是难事。

吸血鬼将蕃茄汁一饮而尽后,立马变得精神百倍。他感激的握住我的手,露出老人对晚辈那种特有的慈爱神情,说道:
「你真是位善良的魔法师。作为回报,我把这孩子送给你。」

他从黑色披风下抱出一个小孩。
那个小孩约莫十岁,有着柔软的红色头发,精致的面容透着一股无机质的冰冷。
「很漂亮的孩子啊,不过送我是指什么呢...?」
「希望你抚养他。」
这算哪门子的报答,不就是把麻烦甩给别人了吗。
「抱歉,我无法收下...」

吸血鬼突然变了脸色。
「吸你的血哦。」

「... ...」

一直安静的小孩此刻抓着吸血鬼的衣角,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。
「哥哥...你真的要把我给这个人吗...?」
「放心吧,他能保护你。」
吸血鬼温柔的抚摸小孩的脑袋。依依不舍的离开吸血鬼的怀抱,小孩转过来眯起眼睛盯着我。那是一种审视而傲慢的视线。

「呃...你,你好。」

「... ...」

「我叫纺...。」

「... ...」

小孩就那么沉默的抱着手臂一动不动,好一会才移动目光,朝我走来。我友好的伸出手,他却毫不理睬,径直走到我的身侧,然后抬起脚,狠狠的踢向我的腹部。

呜咕?!

「哼...。」
他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我想,养育这个以飞起一脚作为自我介绍的暴力臭屁小孩的路,还很漫长。

x年x月x日

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

「夏目」
小孩坐在火炉边冷淡的回答,脸蛋却因为烤着火而红扑扑的。

「是个好名字啊,夏目酱」
人也长的很可爱。尤其是那对狭长的双眼,似乎有蛊惑人心的力量。她穿上洋装一定更加美丽吧?我捂着刚才被踹的肚子,决定自己动手制作为夏目一条理想的梦幻公主裙。

x年x月x日

两天后,当我拿着浅红色裙子笑容满面的出现在夏目酱面前,她的脸浮现出前从未有的阴沉,甚至可以说是强烈的杀意。

「...你要干嘛」

「这是送给夏目酱的礼物!」

「...我不需要,拿回去。」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挤出这几个字。

看样子她很不喜欢裙子,在森林那次也是打扮的像个男生,一定是还不习惯吧。没关系,作为神奇的魔法师,我一定要将她培育成出色的新娘(?)!

「拜托了,穿一下就好!不然就白做了!」

「你做的...?」

夏目酱惊讶的瞪大双眼,然后低下了头。再抬起头时,她身边的低气压已经消散了,取而代之的是微微泛红的脸颊,他也不看我,只是用别扭的口气说,

「那就勉为其难的穿一下吧....就一下。」

三分钟后

「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好看了!太可爱了!夏目酱就是天使!!!」
我流着泪,举起相机全角度记录夏目酱的身姿。
「唔,面料很舒适,裙边的蕾丝也很完美...」夏目酱牵着裙角,看上去非常中意的样子。
「是吗,你喜欢就好!」
「总觉得你这样好恶心啊。」镜头出现了一副嫌恶的表情。
「嗯,我一定会让夏目酱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孩子哦」

「... ...女孩子?」

一瞬间,屋内的气氛再次降到零点。

夏目酱那双狭长的双眼直直的盯着我,与初遇时那般锐利的视线一模一样,散发着相当凛冽的气场。而完全不知哪里说错话的我,只能浑身冷汗的缩在墙角。良久,她开口道。

「我是男的。」

?!

「相貌就算了,声音你都听不出?」
夏目酱用他那还没变声的尖细声音对我大开嘲讽。

「喂,你不信?」
见我一脸迷茫,夏目酱跳到我面前,有些恼怒的握紧拳头。
紧接着,他粗鲁的将裙角往上一捞,在那华丽的粉色丝绸之下,我看到了一个小小的,但确实能证实他男儿身的物件。

「... ...」

「哼,这下相信了?」
我点点头,震惊到说不出话。
夏目酱将裙子飞快的脱掉并扔在地上,跟个野孩子似的爬到我的背上哈哈大笑。
「喂,你的表情怎么那么奇怪?」
他那时还不知道,这种奇怪叫做微妙。

除了得知真相的震惊,夕阳下,十岁的小孩(性别男)主动展示自己裙底那副充满悖德感的光景,十年后仍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。

tbc...?

纺夏真可爱(暴风哭泣)顺着脑洞乱写了一通,角色完全崩坏了真是超抱歉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期待国服实装sw~!

分享一个笑话:)
这两人直到最后也没有叫我的名字:)
全程只有桃李小天使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