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醒学习去了

淡圈一年!!!

【纺夏】所属

>梗:自己的东西要写上名字

>两人交往前提





逆先夏目一本一本的整理桌上的书,把自己的挑出来放在一边,再把封面写着后辈可爱名字的放在另一边,最后中间只剩下一本书孤零零的躺在那里。

翻了翻内页,没找到名字。书名很奇怪,脑海中搜索不出有这方面兴趣的人。他拿着那本沉甸甸的精装书,终于从深蓝色的硬壳封面找到了线索——应该是前辈的。青叶纺的书都是暗色调,跟他那头乱糟糟的卷发一样,看了让人不爽。

逆先夏目皱了皱眉头,下意识想把书扔到一边。可动作顿了顿,手腕又扭回来。他翻开一页,顺手拿起桌上的笔,在扉页上龙飞凤舞的写下几个大字:青叶つむぎ

算他心情好,帮个忙。



刚放下笔,门就被人敲响了。

青叶纺冲进来,镜框几乎跌到鼻尖,急急忙忙的问,“夏目君,有没有看到一本蓝色封面的书?”

“前辈,你来的正好。”逆先夏目扬了扬手中对方的寻找物,眯着眼睛换上一副教育的口吻,“给自己的东西写上名字是常识吧?前辈你连这个都不懂吗。”

“啊...?抱歉。”青叶纺露出困惑的表情,不过嘴上还是连声应着。接过书,翻开内页的一瞬间,他的表情顿时变得极为复杂。

“那个,夏目君。”

“怎么?”

“你帮我写名字我很开心...”青叶纺犹豫了一下,吞吞吐吐的接下去,“但是这书不是我的,是图书馆的...”

逆先夏目的身子顿时僵硬了。他张了张嘴,喉咙却好像被什么卡住,发不出任何声音。良久,他才意识到反驳的地方。

“不对吧!这本书没有编号!”

“因为是新书,我就是打算回来贴编号的...”
青叶纺一脸尴尬。

逆先夏目更尴尬。
他没想到自己出于好心的举动居然造成这么愚蠢的后果,一时间低着头,掩藏自己难看的脸色。

青叶纺还在慌慌张张的说着没什么实质性的安慰话语,逆先夏目肩膀起伏了两下,然后扭过头,小声的说了句,对不起。

他不习惯道歉,所以非常在意心里的歉意有没有好好传达给对方。然而听到对方突然没了声,整个屋子完全陷入沉默,逆先夏目的羞愤霎时达到最高点。神啊,快让自己消失掉吧。

目光扫到桌上一瓶水,逆先夏目一把抓过来,拧开瓶盖就往喉咙里灌。冰凉的液体让大脑稍微恢复了冷静,他这才抬头看向对面的人。

青叶纺的表情还是很复杂,而且脸有点红。

“那个,夏目君,这瓶水是我的...”

青叶纺看着后辈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再变黑,然后猛的捏扁了手中的塑料瓶。

“现在就去把这里所有你的东西都写上名字。”




***


青叶纺蹲在地上,拿着逆先夏目扔给他的记号笔委屈巴巴的在水晶球划上一笔。

他放在部室里的物品不多,主要又是以书为主,所以写上名字并不算困难。
不过夏目是真的很生气,在下达完命令后立马把一堆书啊塔罗牌啊往他肚子上砸,末了拉开凳子,划出一条警戒线,直接把他和他的私人物品阻隔在另一边,自己趴在桌上气呼呼的睡觉。

把水晶球小心翼翼的放在一旁,青叶纺偷偷观察着后辈的睡颜。逆先夏目整个人埋在手臂里,只露出四分之一的脸。他的睫毛很长,柔软的头发垂在肩膀上,看上去安静又美好。一束阳光落那张白皙的脸上,他的睫毛轻轻抖动,像是要抖散那片细碎的温暖。

青叶纺怔怔的凝视着他的恋人。时间仿佛静止了,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直到枝头的雀啁啾一声将青叶纺唤醒,他才紧张的埋下头,继续手中的动作。

今天天气真好啊,他想。




***

“夏目君,夏目君。”
青叶纺轻轻喊道。如对方所说,全部完成后就叫醒他。

对方没有动静,于是他又喊了几声。在第四次开口时,逆先夏目终于有了一丝轻微的反应——肩膀动了动,把外套抖到了地上。

青叶纺无奈的捡起外套,正准备给他套上,就被夏目裸露在外面的手臂攫取了视线。他又生出那种恍惚的感觉了,动作一顿,连同思考都变的迟缓。
他看到他刚放在桌上的记号笔,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。

于是他拔开盖子,缓缓靠近逆先夏目的手臂。

或许是天气过于明媚,或许是眼前人毫无防备的熟睡姿态,或许只是——他自己中了魔法吧。

他在逆先夏目的手臂上,轻轻写下他的名字。

青叶つむぎ




***

之后

青叶纺被堵在教室门口。

“解释。”逆先夏目揪着他的衣领,露出保留着罪行的手臂,脸色冰冷的可怕。

青叶纺咳了两声,心虚的将目光移向窗外。

天很蓝。几缕阳光在走廊上投下斑驳的影子,风卷着花瓣从窗户钻进来,吹起那人红色的发丝。

那一瞬间,青叶纺愣了愣。道歉的话刚到嘴边就咽了回去,他听见自己平静的声音,“因为夏目君说过了。”

这个莫名其妙的答案显然起了反效果,琥珀色的眸子已经跃动了几分杀意。

莫名其妙,莫名其妙。青叶纺摇了摇头。他今天好像一直都挺不正常的,从拿起那支记号笔开始。
反正最后也会被揍,不如豁出去算了。

“夏目君说过,自己的东西要写上名字吧。”

... ...

空气足足凝固了五秒,攥着他衣领的力突然消失了。青叶纺紧张的瞄了眼逆先夏目,他低着头,看不到表情。

“夏、夏目君...?”青叶纺小心翼翼的喊了声,没得到回应后,又颤颤巍巍的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东西。

“这这这个是我从女生那里借来的洗甲水,可以洗掉手上的字,你拿去用吧...?!”

... ...


青叶纺默默的给自己判了死刑。

“...不用了。”这时他听到逆先夏目低沉的声音。

他绝望的抬头,逆先夏目的视线却并没有和他相交,而是落在写着他名字的手臂上。

“先留着吧。”

以微不可闻的音量说完这句话,逆先夏目迅速将袖子拉下来,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
虽然声音很小,但青叶纺还是听到了,而他也没有漏掉,那人通红的脸颊。


-Fin.

***
这应该是目前个人最喜欢的一篇了,因为构思过程中完全没有卡(骄傲
接下来淡圈一年,沉迷学习,谢谢观看w

【纺夏】山行【妖怪paro】

>如题一个妖怪paro 夏目宙狐狸 纺兔子

>有轻微的流血表现!有流血表现!流血表现!

>没头没脑的小作文 cp表现不明显,我就是想写写环境和服装emmm( 服装有参考怪谈和七变化的卡面!

>简单来说就是个狐狸捡到兔子的故事x







雨不知下了多久。

雨水砸在冰冷的泥地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灌木歪歪扭扭的倒成一排,树根周围杂草四散。在树叶的遮掩下,几道斑驳的血迹从草垛一直延伸至山洞,在一个倒下的灰蓝色的脑袋前消失不见。准确说不是不见了——而是凝成了大片血痂,不完全的覆在撕裂的伤口上。

一滴雨水顺着枝干掉落。

“嘶...”青叶纺痛苦的动了动嘴唇,用双手捂住自己长长的耳朵。雨水落在耳侧,伤口似乎又裂开了。

他的举动触发了林子里所有声响的开关。停留在洞口的鸟儿惊叫一声,拍打着翅膀飞走,然后头顶传来树叶簌簌抖动的声音。短暂的安静后,雨如洪潮般倾盆而下,青叶纺还未反应,呻吟便淹没在洪潮之中。

西山是暴力的。

不知在哪个意识角落里,他模模糊糊的想。

他被同类扔在暗不见天日的山洞,而他拼命保护的对象,只是在他伤痕累累任人鱼肉时,冷漠的转身离开。

不堪的回忆涌上心头,青叶纺狠狠咬紧下唇。他甚至来不及悲痛,身体的疼痛几乎让他失去意识。在大脑一片混沌中,慢慢闭上了双眼。

雨渐渐小了,落在岩石边缘,嘀嗒,嘀嗒。





“咦,这里有人!”
一道明快的声音划破树林的寂静。

金黄色卷发的男孩拨开面前的树枝,耳朵好奇的前后摇晃着,像是穿梭在麦田中的小鸟。

“啊...是一只兔子~!”
男孩整个身子探进洞口,看清趴在底下的生物后,大大的眼睛闪过一丝惊喜,不自觉拔高了音量。

旁边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,紧接着出现另一道声音:“兔子?居然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吗。”

“师父,要不要把他吃掉啊?”





青叶纺是被什么声音唤醒的。

他先是隐约听到远处传来活泼的叫喊声,然后是略为低沉的轻语,如同薄荷的香气,顺着耳道扩散到大脑,令他从昏迷中逐渐苏醒。

这时纺已经能够听清上方的声音了,所以当他捕捉到某个可怕的字眼,顿时彻底清醒了。他不顾身上的疼痛腾的爬起来,迅速紧靠在岩石壁上,耷拉的双耳惊惧的颤抖着:“你...你们要干什么...”

视野充斥着一片暖色调,纺抱着参拜金黄雄狮的心情,小心翼翼的向洞口看去,意外的发现对方只是一个小男孩。脑袋两侧橘黄色的耳朵小小的,看上去非常柔软,没有丝毫威慑力。

他说要吃...我...?

与纺的疑惑相对的是,男孩接触到他的目光后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,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挠了挠脸颊:“抱歉——!宙以为你已经死掉了的说...”语气十分诚恳还带着丝愧疚,却残忍的证实了某个不得了的事实。

纺浑身战栗。他本能的举起双手,护在胸前。

男孩的表情随之又变了变,他指着纺手臂上的伤口满脸焦急:“你、你没事吧?!”纺还未开口说什么,一只小小的手就伸在他的眼前,“抓住我的手!”


纺看着那只手,迟迟没有动作。老实说,现在他震惊大于犹豫。
他想,抓住它,就等同于自投罗网,逃出山洞的一瞬间,他将会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。他又想,至少自己可以凭借这只手逃离这个阴暗之地,逃跑的方法则另当别论,反正还有时间思考。

犹豫良久,纺还是握住了那只小小的手。他回忆起男孩感同身受般痛苦与难受的神情,溢满真诚的明亮眼眸。于是他的内心浮现出第三种想法,这是对方纯粹而美好的善意。

而他自己也何尝,不渴望被光明所拯救。




纺的身子在离洞口几步的地方停住了。对方力气太小,再也拉不动。

男孩死死的攥着他,急的快要哭出来,“再坚持一下!你再坚持一下!”说着便环顾四周试图寻找什么支援物。

“宙,放手。”
这时,那道薄荷般甘润清冷的声音兀的响起,两人同时愣住了。

“可是...师父...!”纺看到男孩的侧脸由激愤到凝噎,最后不甘的低下头。他表情复杂的看了一眼纺,手不情愿的松开了。

包裹着手背的温度消散,仅存的希望也随之破碎。纺悲哀的闭上双眼。

可是在他身体向下坠落的前一秒,另一只手抓住了他。
不同于男孩的柔嫩,像是成年人的手,更加有力、宽大,却又带了几分纤细。

眨眼间,他就被拉出了山洞。

雨已经停了,太阳半掩在云霭间,播撒下丝丝缕缕的光辉。纺趴在草地上揉了揉眼睛,良久才适应久违的明亮光线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一双木屐停在他身边,纺循着声音视线上移,浅白与橘红交错的和服稍微有些松垮,套在纤细的身躯上。衣领虽是微微敞开,却有意遮住胸口,只露出白净的脖颈。一缕火红的发丝搭在肩膀上,衬出几分白色挑染。

纺几乎停止了呼吸。看见那条深橘色的毛茸茸尾巴后,终于确定——此刻在眼前的——是一只狐狸。

即使对方是明显的雄性,他还是被那份美貌震撼了。这就是种族差异吗...纺不禁缩了缩耳朵。

“?”狐妖眯起狭长的眼睛,困惑的歪了歪头,雨水顺着耳发滑落,濡湿领口一小片。

“...哇啊!”纺压根没想到会和对方对上视线,吓的双耳直直竖起。本以为男孩口中的“老师”会是个一脸严肃的古板老头子,没想到居然这么年轻,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——也许还要小一点。偷偷瞄了眼对方精致的面容,纺莫名的脸红了。

“Haha~师父长的很好看吧!”声音冷不丁从后脑勺冒出,纺肩膀一抖,耳朵再次猛的竖起,回头看见男孩明亮的笑容。“宙明白的!师父真的很有魅力,不禁就会看入迷呀~”

男孩穿着相仿的改良和服,衣摆及膝,蹦蹦跳跳的摇晃着尾巴。狐狸幼崽似乎对兔子的耳朵很感兴趣,绕着圈左看右瞧,刚按捺不住好奇心伸出手,就被监护人敲了一下脑袋。“师父~!”

“宙,不要对弱者施暴。”

“才没有,宙只是想摸摸兔子先生的耳朵!”

“想到什么马上就付诸行动不知道该说是你的优点还是缺点...救那只兔子也是。”

“师父~不也帮忙了吗!宙明明想靠自己努力的说。”

“不要逞强。”将男孩的头发揉的乱糟糟,狐妖转向被忽略良久的纺。“你没事的话,我们就走了。自己注意点。”

纺冲着橘红色的背影大喊道:“那个...真的非常谢谢你们!!”



救命恩人消失在视野之中,一只小小的麻雀落在他的身边。重新回归外面的世界,纺自然是高兴的。只是那些倒下的灌木,地上令人齿酸的划痕和血迹,无不将他往回忆的刑场上拽。没有家,没有同伴。接下来,自己该去哪里呢?

和麻雀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,麻雀突然扑棱着翅膀,惊慌失措的扎进树林。随即地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纺本能的察觉到有危险,可对方速度太快,在他反应之前就已逼近。

“太好了,你还在这里!”

居然是那个男孩!

“兔子先生,跟我们一起回去吧~?”

纺震惊的张了张嘴巴,呆愣愣的看着男孩把他拉起来,然后语无伦次的指了指自己。“呃...我...你们...?”

“宙说你太可怜了,所以请求我把你一起带回去。我也不想看到你刚被救下立马就饿死在荒山野岭。”狐妖顿了顿,不悦的皱起好看的眉。“所以你到底走不走?”

“我我我很愿意!!!”反应过来的纺几乎泪如泉涌,“但是这样会给你们带来麻烦吧,本来都被你们救了,还要占用你们的生活空间,我真的很过意不... ...咕?!”

狐妖往纺的肚子上狠狠揍了一拳。

“吵死了。”




“那个...狐狸先生...?”纺小心翼翼的问。

狐妖瞥了他一眼:“夏目。”

怀里的男孩探出脑袋:“Hahihuheho~宙的名字就是宙哦!”

“啊、我叫纺,”在气氛的逼迫下报了名字,纺接上刚才的话。“夏目君,我们要到哪里去呢?”

“东山。”

东山?!
一阵强烈的气流袭来,纺的吼声瞬间化为唾沫,全部喷打在脸上。

难怪要用飞的。纺低头看了看下方蚂蚁大小的树木,又看了看那个红色的脑袋。
至于为什么夏目君会飞,他也不敢再多问。

穿梭在云朵之中,和鸟儿并肩。
纺挠了挠脸颊,露出笑容。

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。




*
夏目会飞是因为他是一只魔法狐狸。(把原设用在了奇怪的地方
飞的时候一手抱着宙宙,一手拎着纺。纺害怕掉下去所以用耳朵缠着夏目的手臂。



能写妖怪真的爽死了!!!狐狸夏目我hwhdnjxdkuwo😭这次还有可爱的宙宙~因为第一次写所有性格拿捏不到位,望谅解TUT 欢迎交流提建议,正在努力修炼还原角色的功力w
每天都在巴巴等粮吃xx
最后表白sw,大家都是天使!!!

补漫画后的一点感想
感觉轰和咔同框画面绝大多数都特别好笑23333好吧其实是老阿姨的微笑...
看着看着就会被轰的迷之天然发言戳到笑点 然后下一格咔就气的炸毛boommm 天然果然克傲娇( 
林间合宿真的又可爱又扎心😭最后截了对情头他们真是好!!!

【纺夏】喜欢

相当没营养的五分钟小段子





=纺的场合=


纺:那个,我... ...


夏目:... ...


纺:我、我喜欢...!


夏目:... ...


纺:——我喜欢你!


夏目: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什么的,前辈还真是恶心。






=夏目的场合=


夏目:... ...


纺:嗯?夏目君怎么了?


夏目:喜...欢...


纺:嗯?你说什么?


夏目:前辈...喜..唔...喜欢... ...


纺:啊——!是在练习新的咒语吗!好厉害啊夏目君



夏目:去死。(魔法字体)







混个更oh yeah——!!!⭐

nonono


cp向地雷


ES:涉英涉 英纺英 零凛零

MHA:轰出 轰出胜大三角(轰出+胜出)

松:长兄松 124大三角


呃以上就是nothanks了,看到会选择性无视或用cp滤镜自动过滤
其中英纺英长兄松和两个大三角非常非常非常接受不能(打出这几个字就是极限了),有吃的小伙伴麻烦直接取关我🙏
话说我咋每入个坑就多几个雷(...
不定时更新 嗝

沃日我的手机拿回来了!!!
有个妖怪paro的脑洞兔子纺x狐狸夏 大概是纺跟兔子们打架打输了被扔在山洞里,被带着宙宙的夏目发现并捡回去 有人想看吗(比划

【纺夏】reason

>警察和解剖师
>昨天凌晨两点灵感突现 没啥剧情就是个脑洞
>码字的时候心情超烂的有错别字请帮我捉个虫(emoji笑哭




青叶纺走进地下室,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。
角落亮着的一盏煤油灯,是整个地下室的唯一光源。适应了幽暗的光线后,他看见灯的阴影下有一个人。

那人穿着一身白衣,红发鲜艳的醒目。他戴着医用手套,虔诚而又小心地握住小刀,手腕稍一用力,起落之间,暗红的血便沿着刀锋悄无声息的滑落。处理完血迹后,他用棉球将刀具擦拭干净,然后为死者轻轻盖上白布。
整个过程,就像是祭拜神祖一般神圣。
干完这件事,他才抬起头看向入口,装作才发现有人站在那里的样子,惊讶的挑眉:
“咦,真是稀客。”

青叶纺没有理会对方,径直走进室内。空气愈加潮湿,混合着尸体那不怎么令人愉快的气味,他不禁皱起眉头。流露出厌恶感的瞬间,纺突然意识到自己干了错事,他忘记隐藏自己的情绪了。
解剖师琥珀色的眸子似笑非笑的望着他,嘴角的弧度不知是嘲讽还是不屑。

青叶纺被盯的浑身不自在,他尴尬的咳了两声,开口说道:“抱歉,我对这个气味过敏。”

解剖师不置可否的歪了歪头:“这就是警官先生的开场白?”

“... ...”青叶纺将警帽向下压了压,目光无措的移至布满蛛丝的灰色墙壁。行动之前他就被上级提醒过,这位解剖师相当怪僻,亲临本人后,他才明白为何当时上级的脸色会那么恐怖。老实说,他最不擅长应付的就是这类人。

任务是自己接的,此刻根本没有退缩的权利。青叶纺深吸一口气,然后认真的注视着对方的眼睛:“逆先先生,想必您也知道我来这里的原因,为了侦破最近的谋杀案件,警方需要您的协助。”他一直紧盯着那个白色的身影,所以看到对方在他说话时,靠在木椅上不停前后摇晃双腿。等到话音落下,双腿也安静的停止了摆动。

“我问你,你喜欢你的工作吗?”

对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青叶纺的彻底懵掉了,他张大嘴巴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“说话啊。”解剖师露出不耐烦的神色,用指节敲了敲桌面。

“这个...当然喜欢了。虽然警察真的非常辛苦,对身体素质、沟通技能这些方面要求都很严格。以前还有人说我不像警察,哈哈...”

“确实。你明明长了一张软弱的脸,比较像是不打自招被逮捕的那一方。”

听到刻薄的发言,青叶纺痛苦的捂住胸口。
“是不太像呢,”他盯着地板,目光渐渐变得深邃。“我一直很喜欢帮助别人后,他们露出的幸福笑容。所以我成为了警察,继续为他人纺织幸福。”

解剖师敛去了笑容。他重新拿起桌上的小刀,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道:“幸福吗...如果世上存在能够使人幸福的魔法... ...”小刀被苍白的手指紧紧握住,在空中毫无轨迹的划动,像是在书写抽象的咒语。他的目光落在白布上,眼神却并没有聚焦,悲哀的感情在脸上逐渐扩散,似乎在透过这层薄薄的布缅怀某位逝去的故人。

灯光的阴影之下,他的侧脸美的窒息。
青叶纺的心脏有一瞬间停止了跳动,他的大脑一片空白,只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着响起。
“逆先先生,请问你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呢?”
“为了研究起死回生的方法。”
“...诶?”
“骗你的。”对方重新挂上轻佻的笑容,把小刀随意往旁边一扔,然后走近青叶纺。
“那么,换我提问。”

逆先夏目坐在桌子上,扯过青叶纺的领带,凑近他的鼻尖2cm前,低沉的说,
“请求我帮忙的理由是?不是代表警方,而是作为你自己。”
淡黄的火光在琥珀色瞳孔中摇曳,那一瞬间,青叶纺失神了,他突然有些羡慕那抹微光能够锁在这双好看的眼里。

“因为,”青叶纺呆呆地望着垂在自己肩头的那缕红发,“我们的发色很互补。”

逆先夏目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。他笑的肩膀都在颤抖,差点从桌子上掉下去。
“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怪胎?”用纤长的手指抹去眼角的泪水之后,他轻盈的跳到地面上,然后微微欠身,向青叶纺伸出右手。

青叶纺自然的伸手准备握住,触碰到指尖的前一秒,那只手却突然向上闪躲,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最终落在主人的身侧。

“请多指教了,青叶警官。”
逆先夏目露出不掺杂任何杂质的,单纯的恶作剧笑容。





不知为何感觉夏目很适合这种设定,因为很会撩吗(x

笨坂和ura糖太可爱了呜呜呜呜给我治愈的小天使!!!!

裕忍😭😭😭我根本不敢下手写这两个超可爱的孩子😭😭😭为什么我不会画画啊😭😭😭

【纺夏】网


>小破车

>主动与迟钝 撩与反被撩

>青叶同学的脑袋是木头做的!





逆先夏目靠在青叶纺身上,感受到头顶传来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。

“夏目君,可以从我身上起来吗?”

“不要。”对方慌张的语调激起了逆先夏目的恶作剧心理,他干脆向后一仰,整个人完全躺在青叶纺的怀中。听到意料之中更为慌乱的叫声,逆先夏目满意的勾起嘴角。他将脑袋抵上青叶纺的下巴,双腿搭放在对方的两腿之间。

靠在青叶纺的颈窝,他看到蓬松的深蓝色头发正随着主人一同手足无措的晃动,察觉到自己的视线,立马紧张的往后闪躲。简直就像是,一只受惊的羊。

逆先夏目这么想着,伸手想去摸摸那看上去触感不错的发丝,垂在耳侧的青发却突然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男性的侧脸轮廓。他的手就维持着抚摸的姿势,直直的抚上了青叶纺的脸颊。

“夏目君?”青叶纺满脸通红,羞涩的眨了眨眼睛,眼里闪动着一丝期待。

“有蚊子。”逆先夏目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扇了下去。

啪。


干什么啊,突然凑过来...逆先夏目按住砰砰直跳的胸口,低下头试图掩藏两抹不自然的红晕。

那个迟钝的家伙,总是不经意间做出一些让人猝不及防的举动,这次他也不例外的慌了神。而只要他乱了步调,无论之后再怎么挣扎,都只有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份了。

想到这里逆先夏目气愤的猛一跺脚,但他忘了自己还躺在别人的怀中,这个动作直接导致大腿狠狠碾压在身后人某个部位上。后方顿时传来痛苦的哀嚎。

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!”
听出对方话语中罕有的责备意味,逆先夏目低下头默不作声。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刚才的行为完全就像个胡闹的小孩子。

“夏目君你...动不动就挑逗我,”青叶纺叹了口气,语气缓和了下来,俯在怀中人的耳边轻轻说,“就算我再迟钝,我也是个男人哦?”

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像是羽毛撩拨着心脏,逆先夏目大脑一片空白,不自觉的软了身子。他红着脸朝青叶纺的胸膛上挥出毫无威慑力的一拳:
“哼,你也有自觉啊... ...”

可恶,又被牵着鼻子走了。





并没有上什么本垒↓

https://android.shimo.im/document/ce4y8uYfIW4jACxP




“你太狡猾了... ...”逆先夏目满脸通红,不甘心的咬着嘴唇,却连举起拳头的力气也没有。

看着那个人畜无害的微笑,他想,
他恐怕是一辈子也逃离不了青鸟织的网了。



国服终于实装sw啦!!摁一摁俺家小破车的喇叭庆祝一下🎉🎉🎉招待不周请多见谅!
希望有更多人能喜欢上这两个孩子!!!

我怎么还没放假 ´ー`)